【早安夏天图书馆】新年大放送《绿森之城》连

  • admin
  • 1519785493

  用人类的历法来计算,这是公历2014年。但三个月前,这个世界就换了主人。

  林未谙走在斜坡上,阳光宁静地洒落。风儿划过爬山虎的绿叶,夭折在她的校裙间。

  城市出奇的静谧,马路如空白的粉笔线,错落划乱城市。鳞次栉比的屋顶泛出点点绿色。

  在城市的中心,矗立着一栋高塔,塔尖上方的云端,悬浮着一部巨大的伞形机器,从伞尖边缘延伸出的奇怪薄膜形成一个半圆体的透明盖,将城市笼罩起来。

  对所有人来说,那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日子。上学,上班,人们重复着单调而枯燥的人生,直到刺耳的警报声响彻云霄。那一天,中心塔上方的伞形机器缓缓打开,随之生成的防护罩将城市与外面的世界隔离。

  城里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防护罩如同无形的力场,将一城的人囚住了。

  防护罩下,人们失去了网络,手机,汽油,电视,曾经那些将日常生活充实得不留空白的技术,一夜之间,全消失了。世界,将从零开始。

  学校空寂,操场,教室,到处都是宏大的寂静。没有人来上课了。黑板上的粉笔字还停留在三个月前的课程,课桌上积满了灰尘。林未谙站在教室的窗边,翻出手机看了看。

  绿灵是政府给这种巨型怪物起的名称。这是第二次出现。第一次是防护罩启动的那一天,一个十几层楼高的绿色大怪物闯入城市,在人们惊愕且惶恐的目光中,在街道上暴走。

  它有着树一样的肢体,力量可以轻易踩扁一辆汽车。那一次,它将一栋大厦像泡沫一样捏成了粉碎。幸运的是,政府很快将它消灭了。

  此时已是入夜。整座城市都沉浸在一片幽暗中。远处漆黑的高楼只有几点微弱的灯光。

  一个带着面纱的女孩静静站在路边,注视着对面的电脑店。电脑店店主将电脑连接的液晶屏,当电视机用。虽然收不到电视信号,但多亏人类的发明,仍然可以用U盘之类的将信息传播出去。

  画面中,一个巨型怪物,像大树一样,挥舞着树根,破坏楼房和街道。人们争相奔跑。

  很快,警察们赶来了,他们用枪射击,子弹射入绿灵身体里,只是击落一点木屑。

  飞舞在空中的车轮和火焰,令人感到窒息一般的绝望。人类的哀嚎声,瞬间被此起彼伏的枪声和爆炸声淹没。

  早安夏天的《侦探齐木(1最佳拍档)》作为少年推理悬疑作品,该文以《推理笔记》为前情塑造了一个全新的齐木侦探,以“红色犯罪师”为主题描述了正义必胜的纲领,在各种悬案跟阴谋之下,齐木、黑色骑士、康豆、三国杀组织等人周而复始地设悬、解谜过程中,真相和使命渐渐浮出水面。

  “警察们要撤退了。”镜头里的记者脸色苍白,“我们也赶快离开这里吧。等……等一下!那些人又出现了!”

  开着电动车来作战神马的,简直弱爆了。但缺乏汽油的年代,人们也只能使用电动车了。

  从QQ车里走出一个御姐风范的美女,高跟鞋与迷你裙搭配,一脸的傲视无物。她拿着对讲机,说了什么,骑着电动摩托的小队立即分散出动,与此同时,大楼上空突然出现许多飞翔的身影。

  “这破世界。”电脑店店主叹了一口气,点起一根蜡烛。烛光怯生,只在门口荡出一小片光的涟漪。店主抬眼,对面站着的面纱少女已不在,徒留一抹夜色中的背影。

  据说,【零日】那天被阻隔在防护罩外的人类,皆被政府定义为失踪人士。没有人打算出去救他们,也没有人看到他们回来。人们心里都明白,遗弃在外面的人,回不来了。

  他说,掷实心球的时候,双脚可以平行站立,也可以前后站立,根据孩子的个人习惯进行即可。

  爸爸,妈妈……戴着面纱的女孩叹了一口气,黑夜轻抚她忧伤的脸。她叫周思辰。【零日】那一天,她的父母到外面去了。她亲自送他们上的长途汽车。那一瞥,竟是永别。

  2017年11月5日,有网友发帖称,山西大同市万达广场内一男一女殴打商场服务员,并附有现场视频。

  白月光,将城市如浮雕般凸现出来。各家各户里点起的烛光,在黑夜中漂泊不定。

  而为了保持高成长性、提高创新性、巩固行业地位,芯片类龙头上市公司也在不断增加研发投入,提升竞争力,《证券日报》市场研究中心根据同花顺数据统计发现,2017年中报披露显示,国科微、海特高新、全志科技、北方华创、紫光国芯、盈方微、兆日科技、卫士通等8家公司报告期内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均在20%以上,分别为:51.10%、44.24%、33.47%、32.25%、28.43%、25.32%、24.20%、21.63%,此外,海特高新、全志科技、兆日科技、卫士通、中颖电子、东软载波、振芯科技、鼎龙股份、联创光电、金信诺等10家公司2015年中报、2016年中报、2017年中报披露期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出现逐年递增现象。

  街道两边出奇的安静。以往承载着灯红酒绿的酒吧夜总会,只剩荒废。周思辰路过街口时,和谁撞了一下。

  周思辰把他背回家里,放在地板上,仔细端详着烛光中那张精致的脸。男生昏迷不醒,身上有多处伤口,不知道是眼花还是光线问题,周思辰竟觉得那些血泛绿色。她想再看清楚一点,将蜡烛拉近,那一刻男生突然睁开眼,直视着她。

  搞什么,受伤就好好躺着啊。先不管这个了。周思辰赶紧翻箱倒柜,想找出一些医疗用品。但很遗憾,她这个破家要啥缺啥,她最后把一件裙子剪成布条,帮男生包扎好伤口。

  夏季的夜晚,屋前一片空旷,野草间飘起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她拧开收音机,调试频道,沙沙沙的杂音慢慢清晰出广播声。在这个退化的年代,收音机成了人们获取资讯的主要工具。沉寂已久的电台恢复了生机,不再是80后怀旧的摆设。

  她听到了和绿灵作战的后续——那些不明身份的作战人员虽然损伤不小,但他们的武器令绿灵也受到了伤害。然后,绿灵释放出一阵白雾,笼罩了人们的视野。等到白雾散去,街道上已经失去了绿灵的踪迹。

  第二天她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已经睡在屋里,盖着一张薄被。一缕身影顺着朝阳的轨迹打在她的脸上。她眯起双眼,看着站在檐廊中的那个男孩。他回过头,阴影里他的脸,那么凉。

  她用面纱遮住脸,嗫嚅:“不知道是什么病,在一年多前就这样子了。治也治不好。”

  周思辰没去过那边。防护罩的范围很大,除了市中心,还有包括四周的田野和村落。

  “你的伤没好,就暂时在这里休养吧。”她说,爬起来,拧开那台破得不行的收音机。

  午后,夏日蝉鸣绕耳,谢修哲走到趴着桌子睡着的女孩身边,看看她那枯树般的皮肤。

  应该是一年前防护罩未启动时,从那边的世界飘过来的。中了这种毒的人类,皮肤会像树皮一样干枯。谢修哲拿起桌子上的一把刀,掂在手里,扬在空中,却又放了下来。

  谢修哲走出破屋。这屋的破旧程度会让人怀疑它能否住人。它坐落在一片偏僻的野地,左右邻居的屋舍距离很远,它如同离群的小孩,被同伴排挤。

  谢修哲冷笑一声,向路口走去。他走到街上,街道宁静。老人在树荫下乘凉下棋听说书;小孩或是看漫画,或是玩跳飞机滚铁环这种怀旧游戏;一群潮男潮女似乎不甘历史车轮的倒退,在对着大厦的玻璃幕墙跳街舞。更多的人们是扛着锄头,牵着牛从面前走过,有些农夫仍习惯性地西装革履,甚是滑稽。

  谢修哲走到一半,伤口又疼了。他在一间关门歇业的网吧门口,坐下来,查看了一下身上的伤口。

  他将子弹挖出来后,发现里面装了溶解液。一旦射入体内,这些液体就会腐蚀躯干周边的部位。看来人类已经研发出了对付绿灵的歹毒武器。可恶的家伙!谢修哲重新用绷带绑好伤口,疼痛微微掠过。这时,一个竹蜻蜓落在他面前。

  马路上不时经过骑着单车的警察,用喇叭喊着:“如果发现绿灵,请立即向警方报告!”

  据介绍,2017年,全社会研发经费支出预计达到1.76万亿元,比2012年增长70.9%。国际科技论文总量比2012年增长70%,居世界第二;国际科技论文被引用量首次超过德国、英国,跃居世界第二。发明专利申请量和授权量居世界前列,有效发明专利保有量居世界第三。科技成果转化量质齐升,全国技术合同成交额达1.3万亿元。科技进步贡献率从2012年的52.2%升至57.5%,国家创新能力排名从2012年的第二十位升至第十七位。

  他此次的终极任务是摧毁中心塔,现在看来从内部进入不可行。凡是进入警戒线的人都必须通过瞳孔扫描以确定身份。人类显然也意识到这座塔的重要性,将军营和政府部门都布置于此。外人难以进入。

  但他来之前,长老也跟他说了,倘若不能摧毁中心塔,那至少要在城里大肆破坏一番。

  真假米卡卡,隐之犯罪师竟然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到底这一切都是谁在故布疑云?失去的朋友,冤死的亡灵,我齐木发誓,定当查明真相追踪到底!

  屋后那块的菜地里,一个身影背对着夕阳挥动锄头。她走出去,那个男孩抬起头,霞光在他汗湿的脸颊洇开来,他很瘦,像一株风中芦苇。

  其实她根本不懂怎样种菜。和那些临时下地的白领一样,她的农活干得很糟糕。政府派发的种子,她只是胡乱插进土里,浇浇水,她以为这样就可以得到收成。

  谢修哲一声不吭,抹着汗水,看远处的夕阳。他没有选择离开,在伤好之前就暂时留在这个人类的家里吧。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未经协议授权,不得使用或转载

  除了虚假新闻,标题党、植入广告、新闻炒作和三俗信息是最受网民反感的新闻形态。

  喝着白糖水,谢修哲想起了森林的长老们告诫他的话。它们说,人类都是自私丑陋的,他们为了私欲,不仅同类相残,更无视动物以及植物的存在,他们只以为是世界的主宰,可以为所欲为。

  往年,转会窗口临近关闭的时候,往往还会有相对重磅的交易,今年也可能上演类似的情况。束昱辉透露说:“也许两天后还会有惊喜,我们相中的两个球员还需要代表别的俱乐部比赛,今天晚上他们就要进行比赛。”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采访,对于新闻写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作为已经被中央和江西各大媒体都宣传过的典型人物,如何出新?我们不满足于现有材料,采取调查研究的方法,经历一个多月的时间,深入采访了近50人次,挖掘出大量第一手资料。

  长老交代的任务是,摧毁中心塔,一旦城市失去了防护罩的保护,那么绿灵就可以汹涌而入。战火不会持续很久,绿灵比人类的力量更强,数量更多。它们才应该是这个星球的主宰。

  早安夏天,主要著作:《木棉花落尽光年伤》《推理笔记》。其中《推理笔记》更以其紧张、严谨、精彩的推理过程博得一批忠实读者的拥护,先后出版了《推理笔记》1-6,在市场上经久不衰。他相信写作无止境,苦海亦无边。写作和人生一样,不管路上有多少磨难,只有坚持走下去的人,才能在终点看到迤逦风光。

  外面天色已黑。幽微的街灯照不穿这黑夜的混沌。谢修哲等了很久也没见她回来。于是他出去,沿着安静的街道找,终于发现她站在一户人家的门前,讨要食物。

  “滚滚滚!现在谁家都不宽裕,哪有多余的给你!”那站在门口的妇人,表情和眼角,都一脸嫌弃。那关上门的沉重声,穿透整条街。

  她又拍响下一家的门。得到的依旧只有白眼和鄙夷。她一路找来这么多家,没有一家肯伸出援手。他们赶她走,就如当初他们嫌弃她是怪物,把她赶到破屋。

  统一艺术类本科文化线、体育类第二批本科不设A段B段、扩大平行志愿范围……记者2月8日从省教育考试院获悉,我省对2018年、2019年普通高校招生艺术类、体育类专业相关政策作出调整。

  这户的男主人凶巴巴,拿着扫把要出来赶她,但那扫把半空停住。男主人看到一个男孩用手挡着扫把,目光如剑。她一看,竟是谢修哲。谢修哲狠狠瞪一眼男主人,“你敢动她一根汗毛,我就让你死!”

  说完,他就快步消失在夜色中。过了不久,他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装满超市里卖的肉类和鸡蛋。

  她惊奇。这年头,有钱也买不到这么多东西。超市实行的是限额制。每个人购买的分量都有上限。

给我们留言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2017 北京pk10娱乐-北京pk10授权官网_首页_北京pk10官网优惠活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