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子·手打】《作弊艺术

  • admin
  • 1520221824

  这个男的长的眉清目秀,清爽的头发和白嫩的脸蛋,还有两瓣可爱的小嘴唇,往那里一坐我就觉得,他们是不是上错人了。没上错?难道说逍遥庭辩队临时换人了?

  谁都认为,若不高考,若不考上大学,那人生则再无出路。人人都必须参加高考,人人都会为学业、考试付出全部心力。家长们会给读书的孩子施压;学校为了升学率,会给学生们增负。长此,在高考制度、应试教育的逼迫下,家庭、学校问题显著,自杀、杀人、集体犯罪的事件常有发生。在高考制设立的百余年里,不少人因考试而丧失了一切。

  第一类,是抱有传统观念的大部分人,会选择十年寒窗,悬梁刺股,发奋读书。为获得优异的高考分数,他们自小学起,便全心全力上课补习,把所有的时间、青春和精力,完完全全消耗在学习考试上面。

  第二类,是随着场场考试,慢慢萌生、发展起来的少部分人才。他们为获得优异的高考分数,选择了修习反监控技能,挑战最严格的监考老师和最先进的科学监视技术,以诡秘的技巧,高明的手段,在考试中进行无人发现的完美作弊行为。

  “其实他手中本来就有七张纸牌,只是利用手的结构和别人的目光角度,巧妙地掩藏了起来,简单易用。我说梦明啊,怎么着你也是诸葛流千术的继承者,都快十六岁了,还只知道用这种小把戏骗小女生。妈妈还老说你聪明什么的,爸爸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初战成名了。”

  梦明听了,一脸不满地嘀咕着:“什么嘛……我都说过多少次了,学那么多老掉牙的诸葛流,太没创意了。我要创造自己的新千术,新诸葛流……”

  刚说到这,梦明和诸葛晴的母亲,诸葛夫人着急地从正门跑进来,大叫一声:“不好了!!”

  诸葛夫人扶着墙边大口喘着气,说:“小晴,梦明,你们爸爸……他出千被抓了……!”

  “……是真的。”诸葛夫人话音顿了一下,有些哽咽起来,“他……出事了,现在正在……”

  “不!!”诸葛梦明大声打断了母亲,“不可能……一定是,是对手耍了手段……对,爸爸一定是被人陷害了!”梦明的手掌不知不觉握成了拳,“我要去救……”

  2月28日,以“三亚城市营销”为主题的克利伯环球帆船赛商务交流会举行,来自克利伯环球帆船官方代表、政府代表以及社会商界人士就克利伯环球帆船赛与三亚城市旅游营销进行了交流畅谈。

  “梦明,你听着。”见梦明依然不肯相信,诸葛夫人的神情愈发严肃了,“你爸爸被人陷害,欠下了大量赌资。而他出千被抓,必是死罪。”

  “梦明,赌场的人要抓你抵债!”诸葛夫人抬起头,决然道,“他们正全城搜你,马上会找来我们家。你快逃吧。”

  “快走吧,我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诸葛夫人说,“梦明,在后院有车等着你。听着,你必须回到大陆去。”

  “梦明!如果你被抓,那一切都全完了!你绝对不能再留在这!认真听好——首先你会乘飞机到香港,然后回到大陆,去一所高中就读,你要参加大陆的统一高考!只有参加大陆的高考,你才能以大学生的身份,安全地回到菲律宾来。到时候,你再考虑报仇。”

  为什么?因为在这个年代,谁都知道大陆高考的可怕,经受过大陆严格高考的学生,赌场的人不能轻易抓。只有高考才能够保护梦明!诸葛夫人把以上每个字都吐得清清楚楚,时间只允许她说一遍。

  “你要保护住我们的诸葛流千术!”这是母亲把梦明推上车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脑子里什么也不清楚,只记得临走前,那个邻家女孩追了上来,递给自己一份临别礼物。

  一家之主遭遇不测,还把十五岁的小伙独自送走,留下两个女性面对可怕的敌人。再后来,菲律宾的诸葛家发生了什么,梦明毫不知情。

  刚才,就连梦明乘的汽车都被大量敌车尾随,好不容易勉强甩掉。之后梦明小心翼翼地办理好各种乘机手续,赶紧跑进机场内部。

  梦明松了口气,回头一看,不料十几名黑衣墨镜男子出现在安检区外面,心里一惊:『糟了!』

  杨意表情端正:“如果只是这么简单,那我们何必开庭审判?王天琳,请问你有能证明球进了球门就算得分的证据吗?”

  趁没被发现之前,梦明连忙逃进了候机室。他再回过头,见身后的追兵已经从十几名变成了两人。

  这里是飞往香港航班的候机室,人不多,导致梦明一直没有发现可以躲藏的地方!

  『不,不可以被抓!』梦明对母亲的话印象很深——如果你被抓,那一切都全完了。你要保护住我们的诸葛流千术!

  忽然,梦明发现了洗手间的招牌,便立刻提着包裹拐了过去,想那两名黑衣人还有好一段路才会找到这里,可以先暂时躲躲。

  这里是洗手间门前,左右是男女厕所,正前方是一面镜子,镜子下,有一名亚洲少女背对梦明,正在洗手。

  “放心吧,里头没人的。”少女笑嘻嘻地怂恿一般,走近梦明说,“我帮你把风吧?”

  他脑子里忽然闪过:『不对!这女孩,应该不是赌场的人……可是怎么……!?』

  梦明再次瞅到了她的手指,猛然醒悟:『这女孩绝非一般市民。是……小偷!?』

  自从她见到奔跑来的梦明起,就职业习惯般地分析了一通:『看那人的衣着,一定很有钱;看他的表情,紧张的要命,一定会疏于防范;看长相,长得挺不错……必定偷他啦!他的钱财嘛,肯定在他那小包里。』

  见梦明手中的小包裹装得满满的,她边和梦明说话吸引梦明,边伸出纤细的手。就在那一刻,两人身体交错,这包裹瞬间进入了少女手中。

  『真轻松。』少女得手,乐了,开始想该怎么摆脱梦明,但忽然觉得偷来的包裹重量不对。她五指轻轻一捏,手中的包裹竟已空空如也。少女立刻回头,却见梦明准备走了,手里什么也没有。

  『怎,怎,怎么会!!』她大吃一惊,不禁吼出来:“你,怎么被你看穿的!?”

  “王,你……”庄翼然一惊,天空之鸽早就知晓了他的身份但竟未拆穿!抽出佩剑的庄翼然不禁手抖了。半年来的朝夕相处,使他根本无法下手!

  “啊?”梦明原以为她会乖乖离开,想不到她居然产生了这么大反应,倒吃了一惊。

  “喂,你包里的东西去哪了!?”她不爽地举起空的包裹布,在梦明眼前扬了扬。

  少女张着嘴,大脑一片混乱。她从来没有如此失败过。手里的包裹明明捆死了,却被他从里头把东西又偷了出来!

  少女对梦明说:“哦,你叫诸葛梦明?准备回大陆?……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呢。”她挺起胸自我介绍说,“我叫艾比,香港人。艾比是我的英文名,写法是A-B-B-Y,Abby。完整的名字是Abbia。我是天空怪盗!”

  艾比自称是天空怪盗拉比家的小女儿。她们家的女性自小学习偷窃技术,在快十六岁时,要通过最后一次怪盗考试,方可独自出道。艾比的四个姐姐已经全都通过了,今年就只剩下她一个人……

  “我今天刚从香港飞来,现在准备飞回去。我必须在来回两次航班中,偷够一定价值的钱或财物回家。”艾比说,“这就是我正在参加的怪盗考试。成功的话,我就能毕业……不过在这之前,你不用躲吗?”艾比指着拐角外面。

  那两名黑衣人还在一个劲地搜索,他们找遍了候机室的每一个角落,就快找到这里来了!

  梦明没有仔细听艾比的自我介绍,而是一直在想该怎么躲人。起身跑开?这样马上会被发现,候机室又处处是死路,而且,他眼前还有这个艾比在。但……

  “当然有。”艾比邪恶地笑着,“不过,你得答应帮我忙。”她心想,诸葛梦明既然来自大陆,那应该对考试很在行,而且刚才,梦明的手法竟然能骗过自己的眼睛!“你要协助我,完成我的考试!”

  “看着吧,怪盗艾比鬼斧神工易容术!”艾比站在梦明身前,掏出易容用品,用手指头沾色飞速把梦明画成了女生脸,然后把他拽到镜子前,“看,如何!”

  一名黑衣人就要进入女厕了!艾比忙从怀里掏出几块衣物丢给梦明,同时将梦明用力塞进了其中一格厕所,把门砰地关上。

  可是,黑衣人丝毫不理会她的骚扰,在洗手间里肆无忌惮地搜遍了各个角落。发现没其他人后,他想去把梦明躲进的那格门打开。

  “你到底要干什么!!”艾比赶紧跑过去拦在门口,“这里面是我姐姐,流氓!”

  艾比见拦不住他,只好说:“你,你要找人的话,你等等嘛!等我姐姐出来!你这样太无耻了!”同时心想:『诸葛梦明,你快点把衣服换好啊……』

  他同伴急了:“别等了!要么就闯进去,要么你就出来算了!再不快点老大就骂人了!”

  他对艾比说:“小姑娘,来打个赌如何?如果你赢了,我就走人;但如果你输了,我就立刻进去一睹你姐姐的风采,如何?”

  4-6cm、顛石莲3-4cm、生石花1-1.5cm、马库斯4-6cm、鹿角海棠、粉红佳人4-5cm、黑法师5-8cm、旋叶姬

  没有办法,此刻的梦明连一件女装也不会穿!他听见了外面的声音也有些吃惊:『赌!?』

  女洗手间里,艾比死死挡在门口。眼前的黑衣人拿出了两张纸牌,正面摆给艾比看:“看好,一张是大鬼,一张是小鬼。”

  他手里是彩色的大鬼和黑白的小鬼。在艾比确认无误后,他把两张牌翻转,背面朝上说:“如果你选中了大鬼,就算你赢;反之则我赢。如何?”

  而门内的梦明琢磨着:『不,不行!那人是赌场来的,必定会出千!艾比不会懂这个的……怎么办……』

  梦明与艾比隔着一道门,想与她沟通都有些困难。他从门的侧缝望出去,见艾比的耳朵正靠在那,便立刻明白了,艾比正等着自己说话。

  『这种打赌,多半是在洗牌中,把两张牌全偷换成小鬼。艾比,你集中注意力,看到他作弊的时候,你要趁机抓住他的手!』←梦明。

  黑衣人开始洗牌了。他手里虽只有两张牌,但手法十分精湛。经过好多轮颠三倒四,两张牌已在他手里移动了无数次位置。

  『难道说他手法太快……或者,他根本就没有出千?万一艾比抽到小鬼的话……!』

  刀光剑影之中,突然新陆军中起了骚动,一黑衣人突然腾空而起,手持新陆王的圣旨,大声道:“奉我王天空之鸽的圣旨,前来捉拿叛国贼周纶羽——!”

  梦明心里焦急加无奈,还没来得及阻止,艾比已经单手飞快划过牌面,从两张牌中迅速选了一张,手指捏着牌角,牌面朝着身后。

  “呵,算你赢了吧。”伴随着一阵冷笑,黑衣人转过身准备离开女厕,“我走了,好自为之。……便秘的话要记得多吃水果。”

  距离登机只有几分钟时间了。他俩在候机室坐好,艾比对他说:“你这次欠了我很多人情啊!要帮我考试。”

  梦明左右再没能发现赌场的人了,便掏出一个皮夹丢给艾比:“喏,你说的帮你考试,是指这个吧?”

  “什么!?你偷……?”艾比大吃一惊,“刚才,你站在门后边,还隔着我……你居然能偷到那人的钱包!?”

  梦明解释说:“这就是诸葛流千术——偷天换日的精妙之处!当时我认定黑衣人换了牌,于是趁他端出纸牌给你时,我偷偷开了小门,手从你的腰边伸出去搜了他的衣服袋。偷天换日的指法极快,绝对没人看得见。可是想不到,他并没有换牌……”

  “郑韬队长。”任小瑶的声音极其妖媚,让证人席上的郑韬像过电似的浑身哆嗦了一下,还不自觉的往侧边靠了两三步。

  梦明原本想,如果大鬼被换走,就把大鬼偷出来。结果梦明只偷到了钱包。艾比是因为运气不好,抽到了小鬼。

  他认真地问:“不过我明明看见艾比你拿的是小鬼的,怎么会忽然变成了大鬼?”

  “哼哼,我早就知道我能赢的,”艾比充满自信地,笑着伸出她的双手给梦明看,“看我的手!”

  “怪盗艾比鬼斧神工易容术。给小鬼涂上颜色,画成了大鬼——!哈哈!”艾比开心地大笑几声。这是艾比头一次,在外人面前露出如此灿烂的笑容。

  艾比越来越觉得身边的这位男生不那么简单。在上飞机坐下后,她听了梦明诉说当天的经历,觉得很不可思议。

  万雪霏拿扇子轻触郑韬的肩膀。那扇子就像魔棒似的,刚一碰到郑韬,郑韬就顿时浑身酥软,喊不出来了。

  梦明告诉她,那是“诸葛流千术”,是两千年前的三国时期,由诸葛孔明创始的。它以虽少可胜多,虽弱可胜强而名震中外,是极其精确、谨慎的一种诈术。它的精髓在于,哪怕局面再艰难,任何人也有反败为胜之机!专注,再专注,必须考虑到一切可能性,不管局面是优是劣,都绝不可掉以轻心!

  当年,人称卧龙的诸葛孔明在加入蜀军后,智不及公瑾,历不及仲达,为何能屡屡将他们克制战胜?答案只有一个——兵不厌诈,孔明出千。

  梦明的父亲是死罪,但他就算欠债,也没有理由波及他儿子。赌场的人要抓梦明“抵债”,也许是为了完全得到、甚至完全消灭这诸葛流千术。想想,梦明母亲的最后一句话便是:你要保护住我们的诸葛流千术。

  托艾比的福,梦明的心情也平和了许多,他没有再多顾虑诸葛家发生的事。他开始想,既然前面有自己要走的路,就走走看吧。

  至于梦明的行程,他只记得临别前母亲说的回大陆,高考等事情,殊不知“高考”究竟是什么东西。

  “原来你连考试都不知道啊……”艾比无奈,把考试的概念告诉梦明,“所谓考试,就是考验自己能力的测试。……而高考嘛,就是大陆全国高中生和其它想读大学的人,都会参加的统一考试。”

  『你真的一点也不懂啊……』艾比只好继续解释:“总的来说,高考内容是高中生学的知识。考试成绩达到一定分数,便可上大学!有语文,数学,外语,物理,化学,生物,历史,哲学,地理等等……”

  诸葛家的孩子除了读书写字外,自小便学习手艺,很少接触深奥的学科知识。特别是大陆的恐怖高中读考,对梦明来说更谓蜀道之难。

  “通过考试选拔人才嘛。”艾比又开始滔滔不绝地,“历史上的科举制度持续了长达1300年,后来才演变为高考。这么多年来,大陆人都相信,若不参加高考,不考上大学就没有人生了!高考落榜,往后的日子将是地狱一般痛苦。因此,他们必须从小学开始,读书考试,直到高中。”

  杨意无奈地笑了笑,双手插在胸前:“行,审判长,对方好像没有意见,那就请宣判吧。”

  艾比总算再次反应过来,说了这么多考试,自己的考试仍没结束!——聊得太久了,居然忘了时间!

  她的考试是偷盗!在飞机降落前,她必须偷到足够价值的财物回家,考试才算通过。

  艾比抓住梦明的衣领使劲摇摆发泄:“都怪你耽误我时间!你不是高考生吗,快帮我考试!!”

  后来,两块大陆上分别有人异军突起,企图统治整个大陆。战事纷乱不休,尸体随处可见。久而久之,出现了三个有实力统一大陆的人。其中的两人合伙干掉了第三个人,然后形成了今天的局面——

  艾比只好重复一次:“我现在正在考试,如果通不过我就毕不了业!考试内容是在往返的航班内,偷够大量的钱!”

  艾比说:“你说得轻巧……作为怪盗,首先要有一眼判断物品价值的能力,盯住有价值的东西再去偷。”

  她告诉梦明,因为是怪盗考试,既然让她偷高额的东西,首先必须得有这么高价值的东西能被偷才行。也就是说,艾比认为飞机上肯定有考官安排了的,足够额度的东西让她寻找,然后偷取,甚至考官很有可能就乔装后在飞机上守着这些东西。可现在已在回程途中了,她至今没有发现任何痕迹。

  “肯定有的!”艾比相信自己的判断不会错,“不管是金钱,还是物品,考官和它肯定都在这架飞机上。快来帮我想!你要连这种考试都通不过,就别想参加高考了!!”

  梦明细致地观察了每名乘客,完全没发觉形迹可疑之人。来来往往的空姐也没有任何异常。

  没能获得任何情报,梦明依然面不改色,这是他多年来受到诸葛流千术训练的成果。虽然是第一次接触考试,他也仍牢记诸葛流千术的精髓:即使是最后一分钟,也有可能获得成功;专注,再专注,必须考虑到一切可能性!

  斯文说,这不是强词夺理吗?线退后了就不算进球,那我把我球门下的草皮挖掉,对方岂不是永远的不了分?

  “我想过了,人体器官倒是很值钱的……”艾比说,“可是谁都知道,怪盗绝对不能杀人。所以挖内脏伤人,凑够一千万港币的事是不允许的……”

  她介绍道:“我们天空怪盗拉比家,就在这一带海域的海底。距离岸边几十公里呢。”

  姐姐们之中,有人想当劫富济贫的侠盗,有人想当盗取罗宫艺术品的大盗,也有人想当盗取各家名贵宝物的怪盗。

  她拥有各方面傲人的天资,逼真的演技和出众的外表。她一直都期盼着,全世界的镜头都对准她的那一刻。

  “我不为偷东西!我只要在偷东西的那一刻,让全世界注视着我。我要对世界人民露出微笑!”

  好好学习,通过拉比家的考试吧。你的梦想,比你姐姐们的都要伟大。——这是他父亲的话。

  2014年5月,学校4名学生代表中国赴德国参加首届“国际射联青年杯冲刺射击比赛”,一举斩获1枚金牌、1枚铜牌和2个第四名。

  艾比并没有深思过,她只是单纯地希望自己能受万众瞩目。可无论如何,若不能通过天空怪盗拉比家的考试,这个梦想也只是空谈。

  虽然只有短暂的相处,可如果没有他,艾比永远也不会发现要盗取的目标正是这架飞机。

  随着一声“王上驾到”双子星罗缓缓的步上王座,扫视群臣,沉声问:“近来关于新陆攻打我国领土的事情,众卿有什么好看法么?”

  艾比害死其它人的事,就算可以勉强忘记。但若害了梦明,让她忘记……她绝对做不到!

  从艾比接受训练以来,她和外人的交流都是虚假的,为了盗窃目标,时时刻刻都在演戏。也许源于梦明第一眼就看穿她是小偷,瞬间把她全部计划打乱,才让她第一次能和一个男生毫无顾忌地说上话。

  梦明想马上就揭穿她,但看她满脸倦怠,双眼失去了相遇时的那种抖擞的气色,也就住口了,转而问她考试失败要不要紧。

  “不,不要紧啦,以后再考吧。”艾比心想,面前的这个家伙,当然完全不会明白。但如果不是他,自己又没有机会通过考试。——『所以,扯平了。』

  多年来,合唱团还向中央音乐学院、四川音乐学院、西南大学等高等院校输送了曹雪梅、韩蕊玲、胡亭、刘韵文、何钦亚、范雪婷等100余名专业人才。

  “诸葛梦明,以后我们会再见吧?”她内心虽然有些酸痛,但还是笑着说出了这句话。

  “当然。”梦明笑着说。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该怎么办,但他知道,两人总会再见的。

  “认识你……呃啊……挺高兴的嘛!”艾比想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口。她害怕拖延太长反而尴尬,便说,“……梦明,我,我先走啦,家人还在等我呢!再见。”

  ——『唉呀我害羞啊,准确地说是……我这种性格怎么能哭!再说了……我现在还是先做好心理准备,考试失败,回去怎样受罚吧。』

  艾比的考试结束,她往海那边离去了。而对于诸葛梦明来说,真正的考试,才正要开始。

  艾比自然懂得驾驶飞机,身上也带有能轻易通过安检的刀具和迷药。时间不等人,她迅速起身离开座位,一下就混入了驾驶舱。

  锁被撬开,毒雾弥漫,不一会儿,所有驾驶舱内人员全被迷倒。艾比立刻坐到主机师的位置,在地面人员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一下切断了通讯器。

  这次的怪盗考试,考的果然是如何“发现价值”。至于这种大型盗窃,对她来说是小菜。

  『看来我还不及一个赌徒啊……不止是眼光……』虽然在驾驶飞机,但她的思绪没有一丝停止,『他隔着一道门,竟然能偷到黑衣男身上的东西。』

  艾比已经在很努力驾驶了,一个人操作两个人才能控制的东西,的确还有些困难。

  通讯器又传来:“艾比,不用担心太多,只要快速降落,然后我们会让飞机沉入海里。不用担心乘客,我们会以最快的速度把所有乘客解决。”

  “当然是把他们处理掉啊!飞机落在海里,他们肯定会想方设法和外界联络。如果留住他们的命,放他们走的话,怪盗拉比家的所在地不就暴露了!?”

  “不对!”艾比一拍控制台,大叫道,“姐姐!这种考试……我,我怎么从没听说过!”

  “艾比,事先告诉你的话,你还会参加考试吗?几年前,我和姐姐们都是这样做的。大家都成功盗取了飞机,而且拉比家的所在地也没被公开!”

  “那是长辈们骗小孩子的。”通讯器里的声音趋于平和,“每到十六岁前的怪盗最终考试时,才会把拉比家的真相告诉孩子——采取任何手段,也要达到目的。完成了这次的任务,你才能得到真正的成长。”

  艾比沉默了,她从来没有想过事情会是这样。所有乘客的生命!?不,她更在意的是那个男孩。

  结果万雪霏笑了,笑容中带着不乐意。她拉过天琳的手说:“天琳,我俩和他们辩,看看使我们俩感情好还是他们俩感情好。”

  艾比自然懂得驾驶飞机,身上也带有能轻易通过安检的刀具和迷药。时间不等人,她迅速起身离开座位,一下就混入了驾驶舱。

  锁被撬开,毒雾弥漫,不一会儿,所有驾驶舱内人员全被迷倒。艾比立刻坐到主机师的位置,在地面人员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一下切断了通讯器。

  这次的怪盗考试,考的果然是如何“发现价值”。至于这种大型盗窃,对她来说是小菜。

  『看来我还不及一个赌徒啊……不止是眼光……』虽然在驾驶飞机,但她的思绪没有一丝停止,『他隔着一道门,竟然能偷到黑衣男身上的东西。』

  姐姐们之中,有人想当劫富济贫的侠盗,有人想当盗取罗宫艺术品的大盗,也有人想当盗取各家名贵宝物的怪盗。

  她拥有各方面傲人的天资,逼真的演技和出众的外表。她一直都期盼着,全世界的镜头都对准她的那一刻。

  “我不为偷东西!我只要在偷东西的那一刻,让全世界注视着我。我要对世界人民露出微笑!”

  好好学习,通过拉比家的考试吧。你的梦想,比你姐姐们的都要伟大。——这是他父亲的话。

  艾比并没有深思过,她只是单纯地希望自己能受万众瞩目。可无论如何,若不能通过天空怪盗拉比家的考试,这个梦想也只是空谈。

  虽然只有短暂的相处,可如果没有他,艾比永远也不会发现要盗取的目标正是这架飞机。

  艾比害死其它人的事,就算可以勉强忘记。但若害了梦明,让她忘记……她绝对做不到!

  从艾比接受训练以来,她和外人的交流都是虚假的,为了盗窃目标,时时刻刻都在演戏。也许源于梦明第一眼就看穿她是小偷,瞬间把她全部计划打乱,才让她第一次能和一个男生毫无顾忌地说上话。

  梦明想马上就揭穿她,但看她满脸倦怠,双眼失去了相遇时的那种抖擞的气色,也就住口了,转而问她考试失败要不要紧。

  “不,不要紧啦,以后再考吧。”艾比心想,面前的这个家伙,当然完全不会明白。但如果不是他,自己又没有机会通过考试。——『所以,扯平了。』

  “诸葛梦明,以后我们会再见吧?”她内心虽然有些酸痛,但还是笑着说出了这句话。

  “当然。”梦明笑着说。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该怎么办,但他知道,两人总会再见的。

  “认识你……呃啊……挺高兴的嘛!”艾比想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口。她害怕拖延太长反而尴尬,便说,“……梦明,我,我先走啦,家人还在等我呢!再见。”

  ——『唉呀我害羞啊,准确地说是……我这种性格怎么能哭!再说了……我现在还是先做好心理准备,考试失败,回去怎样受罚吧。』

  艾比的考试结束,她往海那边离去了。而对于诸葛梦明来说,真正的考试,才正要开始。

  他的母亲曾说过,到了香港会有人接应。他等待了一阵,隐约好像听见谁在喊他名字。

  “梦明哥哥……哎呀,好累呀……嗓子都喊哑了……”她跑近了,声音依然很小很小。

  这是一个长得十分端正的女孩。乍看上去,她中长的头发上裹有发箍,配合她清秀的脸蛋,显得灵巧端庄。

  她叫黄巧依,是诸葛梦明母亲家的表妹。她嗓门一直都很小,肺活量也不大,这个特点一直都是她的象征。听说她只要稍微缺乏氧压,就容易呼吸困难。

  一路的劳顿让梦明有些疲惫,再加上逃亡时的压力,让他实在想赶快安顿好自己。至于要去哪,梦明是没有头绪,由黄巧依带路。

  他还没系紧安全带,车子就已经发动了。速度适中,车技娴熟,只有梦明瞪圆的两只眼睛就像车轮一样。

  梦明还没来得及问她“为什么只有小巧一个人来接,不怕出漏子吗”之类的问题,听了她的话,他倒是先注意了黄巧依八年来的变化。——长大了很多,不论是身高还是体型,已从小女孩变成了一个很有气质的少女,除了嗓门。

  黄巧依边开车穿梭于香港的狭长街道,边告诉梦明说:“只让我一个人来,因为我们的行动必须低调。”

  林立的高楼,多彩的港口,仅仅是坐享在驰骋的车内,的确无法领略城市的夜景之美。路途并不短,两人聊了起来。

  黄巧依说:“我还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梦明哥不久就要和小巧读同一所高中了哦!”

  “高中……知道了。”其实梦明仍对学校一知半解,他只知道学校是老师和学生上课的地方。

  “我们现在要离开香港,回大陆去。我们家在两个大城市的交界处,那里叫临仙。虽然位置是在城郊,但临仙的环境很美很美的。”

  梦明记得,自己家在大陆也有所别墅,但黄巧依告诉他,那栋别墅今天突然被人封锁了。

  梦明觉得有些打扰,黄巧依说不会:“放心,梦明哥住我们家楼上。妈妈安排了楼上的一个房子。”

  “我爸吗?”黄巧依回答,“他工作越来越忙,常年在国外呆着,妈妈一直很寂寞呢。这下梦明哥来了,妈妈多了一个孩子,开心的不得了!”

  听到“开心”这两个字,梦明以为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家里发生的事情。只因为梦明母亲的几句电话,竟然为自己做了这么多。

  与香港不同,大陆虽然也有高楼大厦,但城市中心的绿化做得非常之好。即便是在夜间,也能感受到霓虹灯外的那片植物的青荫。

  黄巧依介绍说,这里气候和环境都很不错,就算在市内,也会有不少的山水,是个很休闲的城市。而且这里聚集了大陆各地来工作学习的人,一不留神就会发现很多帅哥美女,特别是校园里面,很多同学都是各地的混血儿,把这些人**在一起,学校简直就像花园一样。

  所谓应试教育,就是为了应付高考而进行的教育。高考,即每年一度的“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的简称。除了实验外,所有的考试都是笔试。

  “总之,学校不会教你什么有用的东西,只会教你如何考好试。学生们所追求的东西,就是分数!”黄巧依说,“其实现在还是暑假,我也还没入校呢。入校后,我和梦明哥都是读高中一年级吧。”

  之后,黄巧依把高中要学习三年,有些什么科目、课堂上的纪律、考场的纪律、教科书等都大致告诉了梦明。那些是只要上过学的人都知道的规矩。

  “对呀,学生之间竞争激烈。”黄巧依说,“从小学的知识,初中的知识,直到将要学习的高中知识……而且,每年下来,考场的纪律是越来越严格的。还有,每次考场的地点、监考方式、设备等都不同,常有很多新制度或特殊的规则!这些都只会在临考前告诉我们。”

  “怎么办……”梦明没有任何知识基础,不要说高考了,平时的考试该如何应付?

  黄巧依一脸笑容地说:“梦明哥,放心吧!即使你什么也没学过,不管是高考还是平时的考试,对你来说都一定没有问题的。”

  与香港不同,大陆虽然也有高楼大厦,但城市中心的绿化做得非常之好。即便是在夜间,也能感受到霓虹灯外的那片植物的青荫。

  黄巧依介绍说,这里气候和环境都很不错,就算在市内,也会有不少的山水,是个很休闲的城市。而且这里聚集了大陆各地来工作学习的人,一不留神就会发现很多帅哥美女,特别是校园里面,很多同学都是各地的混血儿,把这些人**在一起,学校简直就像花园一样。

  所谓应试教育,就是为了应付高考而进行的教育。高考,即每年一度的“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的简称。除了实验外,所有的考试都是笔试。

  “总之,学校不会教你什么有用的东西,只会教你如何考好试。学生们所追求的东西,就是分数!”黄巧依说,“其实现在还是暑假,我也还没入校呢。入校后,我和梦明哥都是读高中一年级吧。”

  之后,黄巧依把高中要学习三年,有些什么科目、课堂上的纪律、考场的纪律、教科书等都大致告诉了梦明。那些是只要上过学的人都知道的规矩。

  “对呀,学生之间竞争激烈。”黄巧依说,“从小学的知识,初中的知识,直到将要学习的高中知识……而且,每年下来,考场的纪律是越来越严格的。还有,每次考场的地点、监考方式、设备等都不同,常有很多新制度或特殊的规则!这些都只会在临考前告诉我们。”

  “怎么办……”梦明没有任何知识基础,不要说高考了,平时的考试该如何应付?

  黄巧依一脸笑容地说:“梦明哥,放心吧!即使你什么也没学过,不管是高考还是平时的考试,对你来说都一定没有问题的。”

  高考制度已经设立了百余年了。在这之中,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为了应付严酷的教育制度和考试制度,大陆生存着两类学生:

  第一类,是抱有传统观念的大部分人,会选择十年寒窗,悬梁刺股,发奋读书。为获得优异的高考分数,他们自小学起,便全心全力上课补习,把所有的时间、青春和精力,完完全全消耗在学习考试上面。

  第二类,是随着场场考试,慢慢萌生、发展起来的少部分人。他们为获得优异的高考分数,选择了修习反监控技能,挑战最严格的监考老师和最先进的科学监视技术,以诡秘的技巧,高明的手段,在考试中进行无人发现的完美作弊行为。

  这是第二天,他们三人在19楼黄巧依家里吃午餐时的对话。黄巧依的妈妈告诉梦明说,他们准备念的高中是临仙中学,入学考试在两天后,黄巧依和梦明都要去参加的。

  “那是因为小巧成绩好。”黄巧依的妈妈对这点很有自信,“她还没考就已经知道自己保证能考上啦。”

  黄巧依说话了:“放心啦,虽然梦明哥什么都不懂,但我觉得他肯定能考上的。这两天,我们来进行特训吧!”

  黄巧依很清楚,要让梦明顺利地考上这所高中,就必须先让他搞清楚考场的答题方式和监考制度。只要把整个考场掌握了,依梦明的技巧,定能靠作弊的方式蒙混过关。

  在民间,勤奋生通称L类,即Learning型;作弊生通称C类,即Cheating型。黄巧依说她对C类考生并不了解,只知道,C类考生不会解题,而会在考试中作弊。

  王牌庭辩队,全称是“云起市实验中学王牌校园法庭辩论队”,现有队员五名。其中霸占着球场观众席前排最好位置的,挂着一条活蹦乱跳的马尾辫的女同学,是我们王牌庭辩队的主辩手——王天琳,它与我和斯文一同就读于高一11班。也就是她怂恿我们全队都来看球赛,搞得我也不得不来。

  黄巧依让妈妈对他们的成绩放心,便拉着梦明一起上到20楼梦明的住处。这房子已经整理地很清爽了。

  她先说:“考试时间是两天后,而且只有一场不分科目的综合性考试,很轻松吧。题型的话,全都是选择题。”

  【一副新的扑克牌总共有多少张?A、22张;B、54张;C、64张;D、78张】

给我们留言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2017 北京pk10娱乐-北京pk10授权官网_首页_北京pk10官网优惠活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