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雷。情乱【以双子星罗中心的YY文各种胡扯人

  • admin
  • 1520221840

  没有办法,此刻的梦明连一件女装也不会穿!他听见了外面的声音也有些吃惊:『赌!?』

  小黑战记猫咪比丢、熊本熊、LINE兔、3、需要多款式拍下留言、KT猫、墙角生物、熊、卡娜赫拉、ufufy云朵系列、轻松熊B、轻松熊C

  一下午的无节操产物=A=人物各种崩坏怕瞎眼的误入……而且我觉得我貌似没怎么按要求写……?【因为我觉得我写的主角不是双子了……】不合格再返工就是我看的可开了【。

  公元3210年,地球地壳发生剧烈的变化,原先所有的大陆全部消失,从原太平洋的中心上升了一块巨大的陆地并逐渐分裂成两块,地球开始了新纪元。

  后来,两块大陆上分别有人异军突起,企图统治整个大陆。战事纷乱不休,尸体随处可见。久而久之,出现了三个有实力统一大陆的人。其中的两人合伙干掉了第三个人,然后形成了今天的局面——

  原太平洋中心以西的那片大陆,形成了以双子星罗为王的千特国。千特国国力强盛,更有以火著称的火将军诸葛梦明镇国。国内歌舞升平,一片欢声笑语。

  原太平洋中心以东的那片大陆,形成了以天空之鸽为王的新陆国。新陆国经济稍差,但武力雄厚。镇国大将风将军周纶羽更是使人闻名丧胆。

  千特国143年,新陆王天空之鸽突然起兵攻打千特国。风将军周纶羽率20万大军陈兵在海峡东岸,与火将军诸葛梦明所率的20万大军隔海相望。

  他并不是因为又一次输给周纶羽才如此懊丧和颓废。胜负乃兵家常事,他并不觉得打输了有什么丢人的。但是——他被那个周纶羽活捉又被放了回来,如此这般好几次,这才是最丢人的地方!特别是周纶羽每次放他回来时嘴角那抹戏谑的笑,更是诸葛梦明一生的耻辱!

  梦明的父亲是死罪,但他就算欠债,也没有理由波及他儿子。赌场的人要抓梦明“抵债”,也许是为了完全得到、甚至完全消灭这诸葛流千术。想想,梦明母亲的最后一句话便是:你要保护住我们的诸葛流千术。

  “看着吧,怪盗艾比鬼斧神工易容术!”艾比站在梦明身前,掏出易容用品,用手指头沾色飞速把梦明画成了女生脸,然后把他拽到镜子前,“看,如何!”

  “不管场上的球门线厘米,既然线原本原本是在球门横梁之下,那就必须按照球门横梁计算!”

  想到这,诸葛梦明头低的更低了。被放回来后他一直有种无颜面对江东父老的感觉,甚至当时就想面对大海自杀了。

  “哟,大·将·军回来了啊。”特地加重的“大将军”三个字。诸葛梦明不用抬头都知道谁才会发出这种幸灾乐祸的口气。

  “够了没有。”诸葛梦明冷冷的瞥了一眼郭淀。“说够了就让我进去。”天晓得他认识这么一个朋友是他的幸运还是不幸。

  “啧别这么冷淡么。”郭淀嬉皮笑脸的凑上来。“你看,王叫我在这里迎接你。”

  天琳居然面朝台下我们球队那一群人问:“各位球员朋友,谁愿意上台帮我们作证?”

  趁没被发现之前,梦明连忙逃进了候机室。他再回过头,见身后的追兵已经从十几名变成了两人。

  双子星罗摆摆手打断他的话:“没关系,只要你回来了就好。仗,还可以再打赢;失地,还可以再收复。梦明,朕相信你。”柔和的目光射来,诸葛梦明鼻子一酸,重重的磕了一个头:“王,谢谢你的信任……”

  “你们都给我闭了——!”突然的一声怒喝让朝堂立即安静了下来。郭淀怒气冲冲的出现在王座旁边:“王马上就要来了你们不懂什么叫做静候吗?!”

  随着一声“王上驾到”双子星罗缓缓的步上王座,扫视群臣,沉声问:“近来关于新陆攻打我国领土的事情,众卿有什么好看法么?”

  “王,臣以为新陆国军事力量雄厚,他们的大将军周纶羽又极其可怖,连火将军都吃了亏,所以,陈建议可以换个将军去前线。例如用郭将军代替诸葛将军……”一蘑菇头戴眼镜的人从人群中站出来,缓缓说。

  “用郭将军代替诸葛将军——?这种馊主意也就你能想得出来!郭将军乃王的贴身侍卫,他走了那王的安全谁来负责?况且郭将军已经多年没带过兵经验并不一定就比诸葛将军多。施尚书此言,该不会是图谋不轨吧——?”一栗色头发的男子冷笑一声,犀利的目光直盯着施筠。

  “呵呵,许尚书想多了。施某人一向对王忠心耿耿,怎么会有图谋不轨的想法呢。”施筠干笑了两声,像是在掩饰什么。

  “够了。”双子星罗皱眉,制止了即将吵起来的二人。“谁对朕是否忠心朕心里自然有数。换人这件事朕不同意。诸葛梦明——”

  “朕再给你一次机会,命你再率20万大军去前线。势必要阻挡住新陆大军前进的步伐——!”

  “是的,王。”郭淀恭敬的站在一旁向他汇报。“我已派出了一支最干练的杀手队伍,绝对会不留痕迹,而且会很好地将罪行都推给天空之鸽。”

  “很好。”双子星罗微扬起嘴角。[天空之鸽,你该怎样为你最心爱的大将军收尸呢。]

  “诸葛将军——!诸葛将军请等一下——!”诸葛梦明闻声转头看向来人,只见施筠气喘吁吁地正往这边跑。

  “多谢施尚书大老远的跑路来送梦明。”诸葛梦明冷冰冰的甩出一句。他对施筠的印象一直不好,据所掌握的情报来看,有关他的所有谣言,几乎都是施筠散布出去的。

  “你的观点是:球门线在球门横梁的正下方。”任小瑶的询问让郑韬不停往边上闪躲,几乎要挪出证人席了。

  “诸葛……诸葛将军,在你临……出征前,在下有几句……箴言相赠。”施筠气喘吁吁地跑近,断断续续的说到。

  “如果是关于周纶羽的,那么就请施尚书不要白费口舌了。”诸葛梦明毫不客气的打断他。“梦明与周纶羽交手那么多次,施尚书以为,您了解周纶羽会比梦明多么?”诸葛梦明翻身上马,从鼻腔中发出一声不屑。“更何况您只是一介文臣,打仗带兵之事您又能懂多少?”说完,策马扬鞭而去。

  “传信给在新陆的庄翼然,叫他看准时机就动手——”眼镜反射着寒冷的光,施筠冷冷的对身旁的人下令。

  “很好。”施筠嘴角漾起一抹冷笑。[阻挡我及与我抢我所爱之人的人,都是死。]

  (送盆,根部含土14)、酥皮鸭(送盆,根部含土28)、瑞典魔南(送盆,根部含土19)、卵石(送盆,根部含土13)、吹雪之松锦(送盆,根部含土27)、火麒麟(送盆,根部含土51)、露娜莲(送盆,根部含土45)、虹之玉锦(送盆,根部含土33)、鸾凤玉(送盆,根部含土8)、紫乐(送盆,根部含土26)、莎莎女王(送盆,根部含土4)、旋叶姬

  ——————————————————————————————————————

  刀光剑影之中,突然新陆军中起了骚动,一黑衣人突然腾空而起,手持新陆王的圣旨,大声道:“奉我王天空之鸽的圣旨,前来捉拿叛国贼周纶羽——!”

  骚乱不断升级,自己人杀自己人的现象比比皆是。混乱之中,那名黑衣人搭弓射箭。[周纶羽,去死吧!]

  玫瑰、摇钱树、莎莎女王4-5cm、特玉莲、青苹果4-5cm、熊童子、多肉伴侣肥料、火祭、乙女心3-5cm、观音莲4-5cm、丽娜莲4-5cm、蓝松、红叶祭3-4cm、静夜3-5cm、晚霞之舞、吸财树、天使之泪、多肉工具套餐一、玉吊钟、十二卷、十字

  正中心口。周纶羽硬撑着站着,对面前一脸惊愕的诸葛梦明说:“喂,知道我为什么每次都放你回去么?因为我——喜欢你呀。这次,你赢了。”说完,倒在了诸葛梦明面前。

  辩护方的任小瑶站了起来。她,不,他一手拿着话筒,另一手妖娆的托着脸,笑道:“原来这就是你们的意思呀。那我可要问问了,既然那条线不是球门线,那球门线在哪里呢?”

  他的心乱如麻。打了胜仗,应该高兴才是啊。可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那个黑衣人,有问题。天空之鸽对周纶羽那么看重,肯定不会下令在战场上就处决他!

  如此想着的诸葛梦明根本没有注意到向他冲过来的黑衣人,及黑衣人朝他心口刺过去的一刀。

  “梦明!如果你被抓,那一切都全完了!你绝对不能再留在这!认真听好——首先你会乘飞机到香港,然后回到大陆,去一所高中就读,你要参加大陆的统一高考!只有参加大陆的高考,你才能以大学生的身份,安全地回到菲律宾来。到时候,你再考虑报仇。”

  刚说到这,梦明和诸葛晴的母亲,诸葛夫人着急地从正门跑进来,大叫一声:“不好了!!”

  他愕然的向后倒。闭上眼之前只听见了一声冷笑:“我这个文臣,也照样能杀得了一介武夫呢。”

  ———————————————————————————————————————

  梦明原本想,如果大鬼被换走,就把大鬼偷出来。结果梦明只偷到了钱包。艾比是因为运气不好,抽到了小鬼。

  “呵,翼然,朕早就料到了双子星罗早晚有杀人嫁祸的计谋,可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天空之鸽站在西窗前,向外看。“你知道朕为何要攻打千特国么……?”

  “因为……千特国有一个朕喜欢的人啊……只有打下了千特国,朕才能见到那个人。”

  “没错,是双子星罗。”天空之鸽苦笑一声。“很久了……在我们俩联手打天下的时候就萌生了吧……?那时候年轻还真是冲动呐,朕竟然陪着他干掉了朕的好兄弟……现在想想,估计那个人也准备的差不多了吧……”天空之鸽似乎想起了什么,望着不远处的护城河喃喃道。“他的计谋成功了,现在新陆上下都对朕怨声载道。翼然——”天空之鸽回头看紫发男子。

  “一直在朕手下做事不觉得屈辱么……?来,用你的佩剑完成了你的任务,就回千特国去吧。”

  梦明再次瞅到了她的手指,猛然醒悟:『这女孩绝非一般市民。是……小偷!?』

  “王,你……”庄翼然一惊,天空之鸽早就知晓了他的身份但竟未拆穿!抽出佩剑的庄翼然不禁手抖了。半年来的朝夕相处,使他根本无法下手!

  “就像这样,翼然,永别了。朕终于能去见朕的好兄弟,去跟他好好说声对不起了……”天空之鸽最后的表情仍定格在安详地微笑上。

  “王……您等着我……”独自喃喃自语的庄翼然拔出剑。“等我继续去给您做侍卫……”

  ———————————————————————————————————————

  『难道说他手法太快……或者,他根本就没有出千?万一艾比抽到小鬼的话……!』

  “大人,安排在新陆国的眼线传来消息,天空之鸽已死,但是……庄翼然也跟着自杀了。”

  “啧。成大事者必须舍弃自己的情感。庄翼然如此看重对天空之鸽的感情,他不配继续跟着我。”施筠拿起放在手边的扇子。“走,进宫。”

  “这是怎么回事?!”砰一声,双子星罗摔碎了手中的茶杯。“为什么周纶羽死了之后梦明也死了?!你——”救过郭淀的衣领。“你是怎么安排的!你明知道朕喜欢诸葛梦明!!”大力将郭淀甩到屏风上。轰隆一声,整个屏风倒塌了。

  那我怎么没印象?球场上人那么多,我只记得两边队服的颜色,可不记得你们每个人的脸。

  “所以说,没写在书面上的规则就不是规则!”天琳拿起手中的材料,把马尾辫一捋,“这一份什么资深裁判的书证所提及的,就是足球规则中没有明确写出的规则,它不能称之为规则,更不能作为判断得失分与否的标准!”

  郭淀支撑着爬起来跪下:“抱歉王,这件事属下根本不知。诸葛将军死得实在蹊跷请允许我去调查一下。”

  “你不知——?!你不知那还有谁能知道?!”双子星罗疯了一般的摔四周的东西。“让你去调查?!你还想杀谁啊?施筠?许诃?还是别人?!”

给我们留言

Leave a Comment

Copyright 2017 北京pk10娱乐-北京pk10授权官网_首页_北京pk10官网优惠活动 网站地图